从“打黑英雄”到“黑社会保护伞”之路

顺着这一功绩,2005年8月25日,肖强获得首届“任长霞式公安局长”和“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

时隔4年之后,肖强再次“打黑”。经过半年的精心准备,这次,他将垄断耒阳毒品市场的“严小军黑社会性质团伙”一举摧毁。

严小军并非真正的“老大”,在黑社会性质团伙中,他排名第三。在他之上的,是曾任耒阳市人大代表、湖南润东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谢文生及其兄弟谢冬根。严小军和两谢是喝过雄鸡血酒的结拜兄弟。

2006年11月,两谢被抓获,专案组随即查明,肖强正是谢氏兄弟的保护伞。2007年1月12日,肖强被捕。查办此案的“9·12”专案组宣称,这是湖南省迄今最典型的一起公安干部涉黑案件。肖强的落马,彰显了湖南省公安系统打黑除恶的决心。

肖强为何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从“任长霞式的公安局长”到“黑社会保护伞”,这名曾经的“反黑英雄”走过了怎样的一道滑落轨迹?

以打黑闻名的公安局局长,履新后,未曾打过一个“黑社会性质团伙”。他也意识到,新的政绩不来,他将面临被边缘化的风险

耒阳市公安局局长肖强赶至长沙,向湖南省公安厅厅长李江汇报准备动手打掉耒阳最大的一个黑社会性质团伙,其首领叫严小军,外号“草鱼”。

1997年,严小军还是耒阳街头的一个小混混,几年后,通过几个主要骨干共发展成员100余人。下面再衍生各路分支,形成了等级森严、多层次的黑恶团伙网络。通过开设赌场、贩毒、放高利贷、入股矿山等,积累了巨额的非法资产。

2004年以来,耒阳市群众陆续向有关方面举报严小军一伙的严重违法犯罪问题,公安部、湖南省公安厅分别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

耒阳市公安局长肖强则态度迟疑,始终没有行动。一名副市长向上级领导施压,称如果肖强不打掉严小军,他将汇报上级。

据后来查办肖强案件的一名专案组成员描述,当时肖强向省公安厅厅长李江陈述了破案的艰辛:“草鱼”在耒阳横行多年,社会关系很硬,与官场很密切。言外之意,“草鱼”背后还有更大的保护伞。

李江对这位年轻的公安局长很熟悉。在2005年8月25日,全国公安保卫战线英模立功集体代表大会上,他领队的湖南代表团载誉而归,34名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其中,肖强被评为“任长霞式公安局长”,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李江表示肖应该放手一搏,他说,“你放心去干,案子查到什么程度,就打到什么程度。在耒阳呆不下,去衡阳,衡阳呆不下,来省厅!”

对于肖强而言,自2002年“张飞、幺七”案后,他被破格提拔为耒阳市公安局局长,以打黑闻名的公安局局长,履新后,未曾打过一个“黑社会性质团伙”。

尽管这几年来,肖强和他领导的耒阳市公安局荣誉不断:从警仅13年,获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五次,三等功五次……

2003年度,耒阳市公安局荣立公安部集体一等功,并被全国妇联、公安部等14部委授予“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集体”……

但这些荣耀的源头大多数来自陈年功劳簿——“张飞、幺七”案。随着肖强在媒体上的形象越来越高大,来自其他地市公安局局长们的不信任和质疑声,让他也意识到,新的政绩不来,他将面临被边缘化的风险。

2006年6月,严小军特大涉黑涉恶团伙案宣告破获。这次打黑以其近乎完胜的战果被誉为“三湘打黑第一案”。肖强又一次站在了荣耀中心

这是一间由三间办公室打通连成的房子,自从装上防盗铁门后,肖强的行踪更为神秘。

“铁门永远紧闭,谁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在干什么。”一名市公安局副局长说,即便公安局六位副局长有事找他,也只能通过电线年初,专案组成立,肖强亲自任组长,两个小组长分别由蔡子池派出所所长资建忠和灶市派出所所长王岳俊担任。严小军案的侦破一直是秘密进行的。在公安局党组会议上,肖强从未向副手们透露过任何信息,即便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雷仕林也被蒙在鼓里。

资建忠、王岳俊两人都是肖强在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92届的校友,其中,资建忠是肖的同班同学。在2003年,肖强来耒阳一年后,将在厦塘派出所刑警中队任中队长的资建忠调入公安局行财股,掌管财政;又将王岳俊提拔为预审大队长。而后,肖强将两名老同学送到担负着耒阳市城区治安重任的蔡子池和灶市派出所任所长。由于岗位重要,之前这两个派出所所长均由副局长担任。

起初,肖强和他的两个亲信,似乎控制了整个案件的全局,专案组成员均由两个派出所的警员组成,案件朝着肖强设定的方向前进。

严小军案却像一个雪球,越滚越大。五一节前夕,肖强在公安局党组会上宣布,再从一些科室里抽调警力补充专案组。这是他首次向其他局领导透露案情,但仍然没有和他们商量。有所耳闻的副手们,纷纷抽身事外,他们看着肖强在演一场戏。

耒阳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长说,“到后来,肖强的目的性越来越明显,他决定把严小军打成耒阳市最大的黑社会性质团伙,作为自己再升一级的政绩。”

这时,耒阳市投入的警力有60多人,肖强再次来到长沙,找到湖南省公安厅。这一次,严小军案在肖的汇报中成了三湘打黑第一大案。贩毒、杀人、伤害、抢劫、寻衅滋事以及涉枪、涉赌等多种严重犯罪,并且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成员多达200余人。

仅依靠耒阳市公安局的警力已经远远不够,他恳请公安厅派员协助。李江当即指派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孙湘隆分管专案组,另一方面,责成衡阳市公安局局长任专案组组长,从全省各市局抽调警力增援耒阳。专案组成员达到100多人。

肖强向有关方面陈述了越过局党组成员的理由:他怀疑在这些副局长之间,有人是严小军的保护伞。

耒阳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告诉记者,当时每个星期召开的党组会议,由此显得各怀心思、十分诡异。

2006年5月1日,“草鱼”严小军在广东珠海被抓获,随着其他骨干成员纷纷落网,2006年6月,严小军特大涉黑涉恶团伙案宣告破获。

2006年7月2日,湖南省公安厅和衡阳市公安局在衡阳发布消息,衡阳市和耒阳市公安机关投入上百警力,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于6月底成功摧毁了以严小军为首的特大涉黑涉恶团伙。

这次打黑以其近乎完胜的战果被誉为“三湘打黑第一案”:已抓获犯罪嫌疑人135人,主要犯罪嫌疑人严小军、梁会林、徐亮等全部落网。收缴14支、子弹45发,缴获200余克、3700克、及5000多粒,扣押赃车10台。

肖强又一次站在了荣耀中心,7月1日上午,他在衡阳电视台的镜头里发表讲话:“严小军涉黑团伙被铲除大快人心,反映了全市人民的心愿,也让人民群众看到了政府和公安机关除恶务尽、为百姓平冤的坚强决心。”

严小军率先告发谢氏兄弟,这是肖强没有想到的。2006年9月12日,一个设在严小军案专案组中的专案组秘密成立。“9·12”专案组的矛头,直接对准了肖强

出人意料的是,严小军第一个便供出,该案还有主犯——谢文生、谢冬根兄弟。负责此次审讯的是资建忠,他警告严小军,“只交待自己的案情,不要谈其他人和事。”

“9·12”专案组的一名成员后来透露,资建忠下令让负责记录的警察,将所有涉及“两谢”的供词删除。这些信息很快传到肖强的耳朵里,他对专案组的负责人说,严小军案已经办成了铁案,没有深挖的余地。

据公开资料,谢文生,1966年8月出生,党员,耒阳市大义乡人。任耒阳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大义乡泥湾村党支部书记及耒阳市煤炭协会副会长。2005年出任湖南润东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又相继将大义乡东资煤矿、观山坳煤矿、红田煤矿、衡阳市江头煤矿等揽入麾下。

其弟弟谢冬根是耒阳市政协委员。谢氏兄弟掌管的湖南润东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现有职工2360人,总资产3.02亿元。

据一位“9·12”专案组成员介绍,1999年,经过原始积累后,谢氏兄弟从矿区搬进耒阳市区,与当地最有影响力的黑道人物严小军喝过雄鸡血酒,结拜为异姓兄弟,严小军排行第三。

黑恶势力在谢氏兄弟煤矿兼并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在矿区,任何一次投标和运作,都充满血腥和暴力,必须倚仗最强的势力。

随着资本的增大,谢氏兄弟不再满足在黑道的影响力,他们积极寻求个别官员的庇护。

2002年,在资建忠的引见下,来耒阳履新的肖强结识了两谢。“一顿饭可以吃掉好几万”的“豪气”让肖强羡慕不已,据该专案组人士透露,肖是主动向两谢示好。

2005年5月2日,肖强岳母过世,谢氏兄弟送了数万帛金,承办了整个丧事。2005年10月,在谢文生父亲70大寿上,肖强送了1万多元贺礼。

“很多情况下,都不需要肖强亲自出面,往上两谢可以找到更高的官员,往下那些中层干部就可以办事。只要给外界造成一个‘跟肖强关系好’的印象,便畅行无阻,公安局某些干部升迁,还需要两谢引路。”“9·12”专案组一名人士说。

该人士还透露说,“2003年春节,在一次械斗中,谢冬根伙同一名马仔用枪打死一人,而后,开枪的嫌疑犯被抓,证据确凿,肖强却在保释书上签了字。”

从2005年春节到严小军被抓期间,两谢一直没有露面,一直窝在矿区。有一次,谢冬根在路上碰到一个朋友说,“我现在在避风,不避不行啊。”

严小军率先告发谢氏兄弟,这是肖强没有想到的。案子滑向越来越远,已经不在他所控制的范围。

之后是一个欲盖弥彰之举,肖强指使资建忠转移证据,派人到专案组打听情况,偷材料,对专案组成员实施反跟踪。

2006年9月12日,一个设在严小军案专案组中的专案组秘密成立。各地市的骨干警官,陆续调往耒阳。专案组由李江亲自负责指挥,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孙湘隆坐镇耒阳。

专案组撇开了耒阳市公安局所有人员,只有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雷仕林负责外围协调工作。

2007年1月12日,当他推开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大门时,埋伏在里面的专案组成员一拥而上……抓捕在后来被演绎得剑拔弩张,现实则十分平淡

在抓捕“两谢”前一天,资建忠把谢冬根约出来,向他透露了专案组的行动,并告诉他,要藏好那把手枪。

谢冬根在次日,带着两个骨干准备从长沙黄花机场飞往大连。在安检口,他们被尾随而来的警察抓获。

另一边,谢文生也在耒阳落网。那把手枪,谢冬根最终没有丢掉,他交给司机保管,司机把枪藏在花盆里,被专案组搜了出来。

一切都已明晰,耒阳市政府对谢氏兄弟的上亿资产也有明确处理方案。李江说,专案组的所有经费,均由省厅直接拨发。谢的赃款,省厅和衡阳市局不能拿走一分钱,所有资产都要留给耒阳人民。

肖强被孤立起来,两谢被抓后,专案组并没有像他企盼的那样撤走,而是驻扎在耒阳市某个工厂内。他一次次试探专案组的意图,在资建忠被抓后,他向其家属送了1万块钱慰问金。

此间的耒阳,因两谢的落网,而风声鹤唳。谢在当地政商两界行走数年,根基深远。影响力远不止控制了20多家煤矿以及操纵着最大的黑社会性质团伙。在2005年谢文生父亲70大寿上,一些耒阳市政府官员成为座上嘉宾。

此前一个星期,肖强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称外界正在流传,他因涉黑被抓。当天下午,肖赶紧招来了电视台记者,在新闻中露脸了几秒钟,化解了这场非议。

但迹象已经明显。2006年底,耒阳市公安局纪检书记钟林龙找到肖强谈话。钟本人后来向记者还原了当时的情景。

过了几天,肖强找到钟林龙,交给他6万块钱,说:“我不好上交,你帮我给行财股,帮我开个收据,三张1万,两张1.5万。”

钟懊悔地说,“他把收条复印了,事先就预谋好了。我这么帮他都遭到了陷害,此人道德品质极其败坏。”

2007年1月12日,星期五。下午,耒阳市公安局党组会议一直持续到6点多,会议结束后,肖强刚要走出会议室,接到耒阳市委书记袁延文的电话,通知他赶紧到市委一趟,有个要紧的事。

当他推开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大门时,埋伏在里面的专案组成员一拥而上,肖强几乎没来得及反应,便被控制。来自省厅的警官们并没有从他身上搜到配枪,顺利得让人有些意外。

抓捕在后来被演绎得剑拔弩张,现实则十分平淡。在肖强之后,灶市派出所所长王岳俊和耒阳市公安局预审大队一名干警均被控制,据透露,他们因渎职收受谢氏团伙重要嫌疑犯的贿赂被捕。

2007年1月12日傍晚,肖强因涉黑被专案组带走。几乎是一夜间,关于他的所有影像从公众场所销声匿迹。

在2007年1月26日,耒阳市委会议室,湖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孙湘隆通报了最新进展情况:“9.12”案是湖南迄今最典型的一起涉黑案件,耒阳市公安局局长肖强涉嫌为谢氏兄弟充当保护伞,已被刑事拘留。

“出生年月、职位、什么时候退位、是否还有升迁……”日记本里收录了包括耒阳市、衡阳市、乃至湖南省某些主要领导的详细资料。肖强在每一个名字后面都做了注解,作为今后仕途活动的依据

当专案组进一步搜查时,肖强的日记本找到了。在第一页,他用粗线条绘制了奋斗目标的规划图,“从哪一年当警察,到什么时候升到什么样的职位,都有详实的计划。”

“2006年7月上一个台阶,2008年在正处级职位上打好基础,”这是笔记本上最新的纪录。“按照规划,在2008年,他至少要从耒阳市公安局局长升任衡阳市公安局副局长。”

据耒阳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分析,肖强之所以夸大、急功近利地打掉严小军团伙,跟这份规划图不无相关,“他想捞取一笔升迁资本。”

这本日记本里,还记录了一份包括耒阳市、衡阳市乃至湖南省某些主要领导的详细资料。

“出生年月、职位、什么时候退位、是否还有升迁……”肖强将这些政要的资料收集制定了表格,并在每一个名字后面都做了注解,作为今后仕途活动的依据,一条原则是:“有升迁的要跟紧,要退位的则慢慢淡化。”

专案组的一名警官由此论断:“这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跟个人私利有关,他有政治野心。”

一名副局长称,“在肖强在任的四年期间,一个星期之内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不在局里,也不在衡阳家里,总之你看不到人影,他在去往长沙的路上。”

耒阳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家实说,“肖强主政的四年,演了四年的戏,舞台、灯光、道具、甚至台词都是由别人提供,肖强只不过是个演员。”

2002年,肖强的机会来了。“张飞、幺七”案被誉为当年全国打黑专项行动的铁案。然而在论功行赏时,功劳大半都落在了肖强一个人身上

在衡山县那个贫困的7口之家中,他是靠全家省吃俭用唯一供养出来的“读书人”。在复读后,他考入了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侦查专业。

1992年,肖强顺利毕业分到了衡阳市公安局收审所。两年后,调入预审科,1998年8月,升任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

他的一名上司总结说,“在预审大队任职期间,肖强的表现不算突出,没有什么过人之举。”

这样的人,本来很快便会淹没在警队激烈的竞争当中。但2002年,肖强的机会来了。

1997年元月以来,湖南省第二大城市衡阳,一个以“张飞、幺七”为头目的黑社会性质团伙日益壮大。这100多名有前科、劣迹人员纠集起来,有组织地进行杀人、伤害、贩毒、聚众斗殴、非法拘禁等犯罪活动,并以其严密的组织分工、血腥的暴力行为迅速奠定了衡阳黑道“老大”地位。

衡阳市公安局经过近两年的艰苦侦查,到2001年8月,共抓获该团伙主要成员67名,批捕、起诉54名,批教7名。

肖强主持的预审是在移交检察院上诉之前,这是一个复核材料的环节,繁琐而复杂,需要把大量的证据核对清楚,然后依照法律定罪,送交检察院。

这是一起案件由履行侦查、追逃、调查、取证、审讯、判决等等司法程序时,必经的一个环节。

在此期间,有媒体曝出,有人从100万许诺加到200万,希望肖强和同事们能交个“朋友”。在被拒绝后,肖强遭到威胁——“你知道审理香港张子强的那个法官出车祸死了吗?什么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甚至,有人扬言要花30万元买肖强的人头。

2001年12月,“张飞、幺七”特大涉黑犯罪团伙案开庭,一名被告人正在当庭控诉遭受了刑讯逼供。

突然,坐在第三排旁听席上的肖强怒目起身,指着被告吼道,“你给我闭嘴,你嚣张什么?”

法官当庭宣读了衡阳市有史以来最厚的一份多达99页的判决书。2002年6月25日,张鸿飞(张飞)、袁启明(幺七)等10个主犯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判处死刑,另4人判死缓。

“张飞、幺七”案被誉为当年全国打黑专项行动的铁案,省公安厅为衡阳市公安局“打黑除恶”专案组记集体二等功,公安部为有功的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记集体一等功。

然而在论功行赏时,功劳大半都落在了肖强一个人身上。他荣立公安部一等功,并被评为“雁城严打十佳勇士”和“湖南省严打先进个人”。

这让衡阳市公安局的其他干警愤愤不平。一名专案组人士说,“他的发迹,是一场意外惊喜。”

之后,衡阳市公安局决定推荐肖强到省公安厅挂职,并向衡阳市委呈报其为副处级侦察员。

报告呈到市委常委会上,衡阳市委某领导说:“这样政治过硬、业务精通的青年民警,为什么要送走?为什么不能破格提拔,为我们做贡献呢?”

2003年5月,肖强起用他的两个大学同学,由此组成了一个核心权力圈。公安局其他领导被排挤在了这个圈外

耒阳是造纸术发明家蔡伦的故乡,总人口达130万。这个衡阳市最大的县级市,已探明的矿产有45种,其中煤炭储量与质量居湖南之冠,是湖南省能源基地。与比邻的郴州一样,耒阳因煤而富,也因煤而乱。在此之前,因为“社会治安整治不力、两抢案件居高不下”,耒阳市连续两届公安局长在政府综合考核和人大的评议中被黄牌警告,被迫辞职。

由管理十几个预审员的大队长,一下子成为600多名民警的局长,肖强仿若穿上了一双超大尺码的鞋子,行走沉重而笨拙。人员管理、资源配置,甚至工作思路都尚未考虑好,便匆忙上路。

原耒阳市政法委书记,现市政协主席陈纪琪向记者回忆,在一次公审大会前,即将退居二线的陈告诉履新的公安局长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那时什么事都不懂,太年轻了,没有经验,我生怕他会出洋相。”

肖强的业务水平遭到质疑时,耒阳市公安局纪检书记钟林龙站在了他身边,他向这位比自己小10多岁的局长提出整顿治安方案。“看得出,刚来耒阳,肖强还是希望能把工作干好。”

肖强听从了他的建议,一场针对恶化的社会治安发动的“百日会战”打响,为肖强赢得了当地政府的信任。

2003年5月,肖强决定起用他的两个大学同学,资建忠从厦塘派出所调任公安局行财股任股长、王岳俊任预审大队长,由此组成了一个核心权力圈。公安局其他领导被排在了这个圈外。

核心圈里的每个成员都获得过荣誉:行财股获“全国公安系统行财装备工作先进单位”、蔡子池派出所获“全省优秀公安基层单位”,预审大队获全省公安机关严打先进集体……

“所有都是由他一个人说了算,哪个跟他关系好,走得近,便把荣誉给谁。”由此引发的结果是,肖强和他的副手们越走越远。一名副局长说,“肖强在任4年期间,从未到过任何副局长的办公室。”

“他一来,就搞分化,设立对立面,显然是欠缺领导才能,”一位副局长用四点阐述肖带来的后果:“把公安局风气搞坏了;把公安局的方向搞反了;苦了基层,苦了派出所;利欲熏心。”

到2005年,肖强与副局长们的关系恶化到极点。党组会议上,所有副局长们都不发言,看着他一个人在表演。而肖强,对这些副手,越来越不信任了。

在肖强撇开党组会,把两名老同学提升为蔡子池和灶市派出所所长时,常务副局长王淑球在电话里警告他说,“你不要把公安局当成是自己的自留地。”

“有功必抢,有红旗必夺,有荣誉必搞。”写什么,怎么写,均由肖强说了算,写手们做的都是“来料加工”活

朱文科从衡阳成人中专毕业后,摆过书摊、当过工人,下岗经商,因文笔出色,被耒阳市交警大队大队长看中,安排在办公室工作。

2003年,肖强将朱文科调入公安局秘书科,和另外两名干警一起,成为其专用写手。

写手们的稿子,不需经过分管副局长和政工科审批,直接投给媒体。写什么,怎么写,均由肖强说了算,写手们做的都是“来料加工”活。

秘书科还有一台照相机,一台摄影机则在政工科,无论大小会议,都必须有人摄像,记录肖局长的一切言行。

他有问必答,对宣传甚是重视。湖南省某报一位经常到耒阳采访的记者说,只要肖强在办公室,他都会亲自陪记者吃饭。

在肖强事迹的连篇累牍报道中,反反复复所说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张飞、幺七”案,一是“秀秀寻亲”案。

“张飞、幺七”黑社会性质团伙的摧毁,算得上是中国预审史上的一个奇迹。作为这个奇迹的主要创造者肖强,立下了赫赫功勋。他因此在2002年荣立公安部一等功,并被评为“雁城严打十佳勇士”和“湖南省严打先进个人”。

2002年11月25日,耒阳市公安局帮助被拐少女秀秀寻找到了亲生父母。“一桩很小的事情,也是公安部门的本职工作”,但在强大的宣传机器面前,肖强的形象被极大地放大了。

2003年3月12日,湖南省政府、省公安厅在长沙专门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国内近百家新闻媒体竞相报道这一令人惊叹的奇迹。此案后被誉为“中国打拐寻亲第一案”。

肖强对写手们颇好,在他手上,办公室主任谢阶兵被评为“湖南省优秀人民警察”。

恶劣的治安触怒了市委书记,耒阳市人大决意在年底评议工作时再次行使罢免权。然而到了表决会上,居然是全票通过。过了这道坎,肖强在2005年顺风顺水,获得了他政治生涯中的最高荣誉

耒阳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长说,“四年来,肖强什么荣誉都敢捞,什么功劳都去抢,实际上,他也感觉到了被边缘化的危机。”

耒阳市治安恶化到前所未有的地步:政府家属大院,一天之内失盗7次;耒阳市法院院长和父亲在家休息,有小偷入室,院长去捉拿,反被小偷砍伤。

恶劣的治安触怒了市委书记,耒阳市人大决意在年底评议工作时再次行使罢免权。

耒阳市公安局一名干部说,这是肖强最为焦急的时候,他到处找关系,到了表决会上,居然是全票通过。

耒阳市公安局与市政府之间的关系显得微妙。某副局长告诉记者,他曾经问一名市委常委,为什么这么纵容肖强?该常委答道:之前两任公安局长辞职后,外界传闻市委市政府没有配合好工作,这次,我们决定给他充分的空间,他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想要什么给他什么,看他以后还有什么话说。

记者找到曾分管公安局的前耒阳市政法委书记刘洪高,他说,现在退休了,对于之前的工作,没有义务回答。

在衡阳市所有县市公安局里,耒阳市的财政拨款是最高的。据一名副局长证实,耒阳市每年都有3000万的财政拨款给公安局办公,凡公安局提出的经费问题,不是给不给,而是给多少的问题。在去年的农耕节上,市政府拨给公安局80万;年底,耒阳市建市20周年的焰火晚会,拨款了50万。

这些本应用在改善装备,提高干警待遇的资金,却下落不明。耒阳市公安局纪检书记钟林龙告诉记者,4年来,耒阳市所有派出所未拿到过一分钱,“基层派出所很苦,他们出去办案,追逃什么的,不论是上海还是北京,所有经费都只有1000多块,跟肖强关系好的,可以多争取一些,最多也不过3000元。”

记者了解到,目前,耒阳市公安局党组会正在拟定给基层派出所发放办案经费。钟林龙说,“按照各派出所当地经济状况,划分四个等级,最偏远落后的派出所可以得到5000元的办案经费。”

“9·12”专案组一名警官透露,肖强每年的个人经费为300万,但行财股的账目一直没有公示,这笔钱哪里去了?直到案发,衡阳市检察院接管了所有账本。

耒阳市一名副局长说,这些年来,也有人在检举肖强的经济问题,上面也派人来查过,最终都是不了了之,可以证实的有两次:

2006年5月,湖南省纪委责成市纪委查肖强的经济问题。衡阳市纪委派了4个人来了3次耒阳。

“9·12”专案组一名核心人员对此感到不可思议,“一个全身上下都是造假的人,怎么可能畅行无阻4年?”

但耒阳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的理解是,“肖强这只气球,不是一个人吹起来的,它的爆炸,必定会牵扯到更多。”

他告诉记者,原来预定在2007年3月底汇报“9·12”案,至今没有动静,专案组仍在调查,“还有更深的案情将被挖出来。”

湖南省公安厅通报:耒阳市公安局局长肖强涉嫌为谢氏兄弟充当保护伞,已被刑事拘留。

“2008年在正处级职位上打好基础,”在肖强的日记本里,“按照规划,在2008年,他至少要从耒阳市公安局局长升任衡阳市公安局副局长。”

2005年8月25日,肖强获得首届“任长霞式公安局长”和“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