迭代与死亡:香港黑帮沉浮录(上)

“在这世间,生,我们控制不了,死,我们控制不了,生死之间我能控制,我可以走我选的路!我说了算!”

《追龙》中,穷困潦倒的青年阿豪在1958年偷渡至香港后,豪情万丈地宣布着。他正是日后统领香港黑道的大毒枭吴锡豪。

就像怀揣着淘金梦去美国的年轻人一样,敢打敢拼的“港人精神”藏在每一个年轻人身上。

1840年香港开埠。此前,港岛不过是隶属于广东新安县的一个小渔村,人数不足200。太平天国在南方闹得轰轰烈烈的时候,陆续有富商和难民进入香港。

那时的他们不会想到,这个从来都是以华人为主的地方,正在经历香港历史上华人地位最低的时刻。有积蓄的富商还能得过且过,人数更多的难民日子并不比在内地好过。

劳工、工匠、娼妓、无业游民和私枭,这些人摇身一变成了难民,与英国的殖民地官员、商人和专业人士这样的体面人混居在狭小的港岛。无论身份贵贱,大多数选择香港的人,既有生活的逼不得已,也有放手一搏的豪情壮志。

那时的香港,英国人毫无例外的趾高气扬,对陌生的中国文化不感兴趣,更鄙视本地华人。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和娱乐,只需要华人能做一些拉车类,既苦且累的工作。

真正需要大量劳动力的是香港码头。随着贸易的不断发展,香港西环和上环一带有了成熟的码头,四肢健壮的男子们成为了码头工人。为了争抢活计,血气方刚又没什么文化的男人们最常见的解决方式就是械斗。打着打着,打出了帮派。

闲暇时候,五大三粗的汉子们呼朋引伴地聚在中环的和记客栈,时间一长,便以“和”字为记,组成帮会,广招门生。20年后,名动世界的“义安帮”的前身成立了——即1866年的“万安帮”。

“小弟黑骨仁,隶属洪门天宝山碧血堂。我们既然是背井离乡,到这里来无非是求个财字,所以应该和平共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万一发生了摩擦,也应该以谈判的方式解决,非万不得已,不得诉诸武力;即使到了非打不可的地步,也需指定时日,一决雌雄。无论胜负,绝对不要惊动官府。小弟建议大家跟随洪门的规矩和仪式,让每一个堂口的会员都有所依循,不再是乌合之众。既是洪门兄弟,应该以和为贵。我们应该在每个堂口的名称上,都加一个‘和’字。”

早在1909年,香港“义勇堂”堂主黑骨仁为了调和各个帮派之间的矛盾,出面召集了香港的第一次“洪门大会”后,决定在各堂口前加上一个“和”字,表示各帮派今后“以和为贵”。

人心不足蛇吞象。“以和为贵”的口号当然不足以稳定人心,暗流涌动、明火执仗每天都在港岛上演,外人把他们统称为三合 会,至今沾上这三个字,依旧违法。

日本侵华战争让一切发生了改变。12月25日,日军侵占香港,港督杨慕琦投降。曾经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一夜之间变成了盟友。尤其在香港沦陷后,黑社会的很多血性成员回内地抗日,留在港岛的多为穷凶极恶之徒。

曾经讲究江湖道义,迸发政治理想的黑帮变成了公然烧杀抢掠的地痞流氓,甚至协助日军建立慰安所,坏事干尽,人神共愤。

乱象丛生中,广东人鹤佬创办的万安帮分裂成了义安帮。这一天,帮里来了一个广东老乡向前,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少将,师从大名鼎鼎的“特务之王”戴笠。

抗日战争时期的香港,在经过英国人百年经营之后,已经成为了国际性的都会之一,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国的各色人物,是猎取情报的绝佳之地。

在内地的向前可以利用军统无孔不入的情报网络,获得协作和支持,但是在香港他就像一头孤狼,并没有多少可以调配的资源。1941年后,香港这座战争中的孤岛无力抵抗日军的炮火,最终沦陷。

日本密探和宪兵无处不在,被戴笠委以重任的向前,一时间很难施展身手。就在最孤立无援的时刻,头脑灵活的向前想到了一个办法:加入义安帮。

由于身手不凡,向前很快在义安帮中赢得了众多支持者,江湖地位越来越高,总算正式在香港立足。他频繁与各色人等交往,从三教九流中编织起一张庞大的关系网,在为军统打探到很多有效信息的同时,也带着义安帮在众多帮派中杀出一条血路。

少不更事的年轻人雷洛就带着这股憨劲儿当上了香港警察。谁能知道,这个出身潮州的年轻人,竟是日后著名的“五亿探长”。《五亿探长雷洛传》让香港当年一大枭雄吕乐跃然荧幕。

十九世纪来港“移民”多出身社会底层,他们中很少能真的改变命运,这种情况在二十世纪发生了转变。从这个时期开始,香港是真正的鱼龙混杂。除去向前那样身负政治使命的特务外,还有上海青帮的杜月笙。

1937年卢沟桥边的炮声,震动了大部分中国人的命运,上海青帮的巨头之一杜月笙第一次远走香港。此后,精英来港避难者不断增多,底层移民渐渐很难搞到船票。另一边,1940年潮州沦陷后,读书人李云经家道中落,他带着12岁的儿子来到了香港,他的儿子叫李嘉诚。

也是在这一年,香港人数激增到160多万,人口激增进一步加剧了香港社会动荡。1940年,港英政府成立英军远东司令部,征招大量男丁进入香港警察的系统。雷洛的原型吕乐,日后的四大探长之一,此时成为了香港低级警员。

当时的港英系统如金字塔一般,英国警察居于顶端,最初是从英国海军中抽掉出来,薪水最高,有枪。但是他们不懂中文,无法沟通,也不想沟通,甚至在中国人指着他们鼻子骂娘时,只会回应一句“why?”后来为了省事,英国政府从他们的殖民地印度召来了一批印度人当警员,在英国人的指挥下,干些鸡零狗碎的杂活,处在金字塔的中层,也有枪。最多的中国人则在最下方,只有木棍傍身。

华人警察想上位,必须经过他们的同意。《追龙》中,跛豪殴打英国刘德华救下的情节,即便可能发生,这样的人,也不会得到英国人的认可,更无法爬上高位。

而真正的吕乐,有个黑道背景的叔祖父吕六,吕六有个女儿吕杏华,后来成为了新义安老大向华炎的老婆。吕乐日后的发迹,多多少少跟这个姑姑有些关系。

1945年,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香港开始了新一轮的发展,所有人真正收起了曾经喊打喊杀的一面,有头脑的新锐开始显露。

从上海来到香港,又从香港去重庆抗日的杜月笙兜兜转转后回到上海,本以为可以当市长的他,连副市长都没捞到,甚至看到了“打倒杜月笙”的标语。另杜月笙更难受的事发生在1949年,他的大靠山戴笠坠机而死。

杜月笙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上海与台湾都不是好去处,最后他为自己选择了香港这个养老地。临走前,杜月笙劝大哥黄金荣一同上路,八十多岁的黄金荣不想再奔波,六十多岁的杜月笙独自上路。

老蒋退败,戴笠坠机影响的不仅是杜月笙,还有向前。这个曾经的少将,永远不可能再回到故乡,他彻底在香港生根发芽,顺便娶了四房姨太太,生了十几个儿子。

前国军中将葛肇煌猛龙过江,带着一帮接受过国军军事训练,经历了丰富的前线作战的兄弟们来到香港。他们创建的社团叫14k,在迅速打击掉一些无关痛痒的小帮小派后,14k开始与自己曾经的同事,前特务,新义安创办者向前明争暗斗。

新义安和14k成为在香港起头并进的两大帮派的同时,22岁的李嘉诚成立了长江塑胶厂。比他年长五岁的眼光更佳一些,创办了立信置业有限公司,准备在房地产市场掀起一番风雨。此时,时间已经来到了1950年。

一年后,在香港喝茶的杜月笙,从报纸上看到上海的黄金荣在扫大街。时代的更迭在过港的浪涛中悄然进行。

接着,杜月笙与葛肇煌相继病逝。向前则被港英政府驱逐出境,只带了得宠的三太太。

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哥们已经全部谢幕,香港黑帮的历史也该翻开新的篇章。日后,四分五裂的14k和向家的嫡长子继承的新义安未来依旧精彩,野心依旧十足,那将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