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脑子没良心?

一是核心,是生产力,二是保障核心一直run下去的社会组织形态,是生产关系。

科技进步这事,咱普通人使不上啥力,一靠伟大的科学家群体群策群力,二靠伟大的企业家敢冒风险,开拓创新,三靠政府开动国家机器大力助推。

因为马斯克做的事情,不是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为个人谋求更多财富,而是冒着成为贾布斯的巨大风险,想方设法替全人类披荆斩棘,开拓新的增量财富空间。

不管是特斯拉电动车(内涵未来万物互联的人工智能概念),还是火星移民计划,本质上,都是为了人类创造全新的需求。

假如有一天,随处可见的石头都能轻易转化为能源,人类文明Level又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这就是我上一弹强调的:用奔腾向上的国运,对抗存量博弈的危局,是我们唯一出路。

腾隆国运需要用好的制度来保障,不但能反过来进一步推动科技进步,而且在存量搏杀阶段,有助于维持社会稳定,尽可能提升全民福祉,避免矛盾激化。

力哥多次说过,我是个,从洛克到奥威尔,从哈耶克到王小波,这些人对我的影响虽然不像耶稣、苏轼那么大,但依然影响深远。

但疫情期间发生的种种,让我的价值观进一步向中间靠拢,现在只是中间稍稍偏右一丢丢~

和无数读过点书就自以为是的愤青一样,我学生时代也很左,一肚子愤世嫉俗,见世间万物皆丑恶,皆批判。

好在我对世界的认知水平提升还算快,到二十二三岁时,虽然肉身还是一介丝,精神世界已转变为坚定的。

但这两年,随着我积累的财富和认知水平一起快速提升,我开始意识到良心和脑子不是非此即彼的。

很多自以为很有脑子的骂有良心没脑子,也就是所谓“白左圣母婊”,但我发现很多有良心的,一样很有脑子。

简单说,在两种都无比正确的现代社会核心价值观中,如果你认为自由更重要,就是,认为公平正义更重要,就是。

但现实世界中,任何人都有自身立场(效用),都要恰饭,不太可能有完全意义上不偏不倚的中间派(上帝视角)。

在错综复杂的具体议题上,你认为自由比公正更重要的议题多一些,就是中间偏右,反之,中间偏左。

在很多议题上,你都认为自由绝对重要,甚至大尺度牺牲公正都无所谓,就是极。

反之,你认为公正绝对重要,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大尺度牺牲自由也在所不惜,就是极。

我有持枪的自由,也有不持枪的自由,但如果别人都持枪,我不持枪,我在人身安全上就会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我只能被迫持枪,对我很不公平,尤其对女性、老人和残疾人来说,即使有枪也不一定敢用会用,更不公平。

美国每年因枪击死亡的人数远超新冠肺炎,但美国宪法修正案赋予人民持枪的权利,不管多左的总统上台,也只能尽可能提高老百姓合法持枪的难度,但不能禁止老百姓买枪,否则违宪。

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这么写的: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LY自由或CB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JH和向政府请愿的权利。”

虽然《独立宣言》里说的“人人生而平等”听起来更政治正确,更激动人心,但这句话本意是说所有人都是平等地被上帝创造的(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而美国宪法本身所倡导的价值观,或者说美国建国先贤们骨子里所信仰的价值观,就是认为自由比公平更重要,失去公平纵然难以接受,但失去自由更令人窒息!

对没有储蓄习惯的美国底层百姓来说,居家令让自己丢了工作,没饭恰,可能还没被病毒杀死,就先饿死了,两害相权取其轻。

他们骨子里认为自由比什么都重要,担心政府借防控疫情的由头,夺走美国人民本应享有的自由,最终会让政府权力不断扩张,人民只能沦为鱼肉……

从逻辑上说,这种担忧不无道理,但在分分钟会要人命的疫情面前,是坚持自由价值观不退让更重要,还是特事特办,听政府话,先狗头保命更重要?

因为人吃五谷,早晚要生病,救命得花很多钱,甚至让人负债累累。如果不提前做好准备,真得病了,难道因为没钱就等死吗?

未雨绸缪,风险均摊的强制医保制度,可以很大程度缓解治病救命给家庭带来的经济压力,是现代社会文明进步,保障人权的象征。

就像很多美国人说,我难道没有宁可感染病毒,也不想被政府限制行动的自由吗?

其和党是典型的右,其中懂滴又是共和党内部的,有点接近极右,所以整天被媒体和大佬喷,觉得你丫是美国历史上最危险的总统。

是中间偏右一点,像拜登就是内比较主流的中间偏右温和派,而桑德斯则是中间偏左一点,但因为美国整体偏右,所以一般就被看成左,像桑德斯就被视为极左另类。

总之,当年被视为的奥巴马看到美国穷人没医保,得病很可怜,发誓要让所有美国人都拥有医保,顶着阻力,强推医改,这被奥巴马视为任内最大政绩和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俗称ObamaCare。

不仅因为奥巴马医改侵犯了老百姓“不买医保的自由”,而且因为政府强推,保险公司缺乏足够的市场化竞争,导致保险价格水涨船高。

加上原来买医保的大多是中产阶级,本身比较注重健康,医保赔付率可控,奥巴马医改强行把那么多不注意健康整天吃垃圾食品的底层给拉进来,赔付率和保费双双飙升,中产阶级反而吃大亏了。

但买保险这事本身反人性,不经长期教育熏陶,谁身体好好的没事琢磨自己未来可能得糖尿病高血压CA卧床不起?呸呸呸,晦气死了!

奥巴马想给缺乏保险意识的穷人最基本的医疗保障和人权尊严,就只能逆人性强推,他错了吗?

事实上,绝大多数公共议题,和也都有各自的价值,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类似的议题还有很多,比如支不支持堕胎,支不支持安乐死,支不支持LGBT,支不支持给非法移民一般公民权,支不支持开放移民或接收难民……追根究底,都是你追求的自由侵犯了我的公平,我追求的公平又侵犯了你的自由。

还有一组这两天很热的议题,彭静委员建议赋予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育技术的权利,但孙伟代表却建议禁止大龄单身女性(33岁以上)冻卵,避免人工辅助生育技术滥用。

彭委员认为女性自主决定生育权的自由更重要,我想啥时候生娃就啥时候生,别人管不着;

孙代表则站在保护后代和维持人口正常繁衍的角度,认为冻卵技术滥用会让更多女性心安理得晚育甚至不育,对其他生育女性不公平,对国家民族的未来更不利。

在要不要孩子和二胎的问题上,力哥平时文章的观点也经常精神分裂,既支持又反对,就是我脑袋里的公平和自由在打架。

但最值得玩味的是,很多老百姓对公共议题的看法,不是像力哥这样仔细分析利弊,再选择站边或,而是正好坐在哪,就站哪边。

比如我是同性恋,我当然支持同性恋平权。选择同性恋是我的自由,给同性恋平等待遇是公平,又自由又公平,这是社会进步,当然政治正确,谁反对喷死谁。

推演下去,同性婚姻合法化,可能给三观未定的青少年传递“说不定我也是同性恋”、“尝试下同性恋好像很酷”的潜在价值观引导,这对青少年又是否公平?

再上纲上线一点,同性恋没法生孩子,同性恋的社会化养老负担要其他一夫一妻生孩子的家庭承担,老龄化是全人类面临的棘手挑战,对这些常规家庭和子孙后代,是否公平?

就算收养孩子,也只是存量转换,而非创造增量,再说孩子成长道路上只有两妈或两爸的关爱,对孩子又是否公平?

上面主要讨论的的是同性恋的自由可能侵害非同性恋的公平,那是不是反同性恋的都呢?

非也,很多最虔诚的宗教信徒同样坚决反对同性恋,因为几乎所有宗教教义都把同性恋行为看成一种罪(宗教上的罪)。

但这些思想观念相对保守的宗教信徒一般归为,而主张性解放或同性恋的则是相对激进的。

真正的聪明人,不会执迷于自己是或,然后把另一派批得体无完肤,毫无价值,因为主张自由和公平都没错,每个人也都有权为自身利益鼓与呼,所以最聪明的选择,是先肯定左右两派各自存在的价值,然后针对具体议题,就事论事,实事求是,通过独立思考和理性推导,得出能令自己信服的观点。

力哥说自己的价值观倾向是中间稍偏右一丢丢,说明自由和公正在我心中都非常重要,自由的分量更重一丢丢。

更准确地说,基于我对当前人类世界的理解,我在经济制度上更偏右,政治制度上更偏左。

自由市场竞争并不完美,很多企业会死亡,很多社会资源会浪费,很多人会失业,很多人理财会踩雷,不断试错试错再试错,摩擦成本很高,资源无法得到充分配置。

几十年前,人类想用听起来更完美的,资源利用效率更高的计划经济代替市场经济,可惜试验失败了。

这并不意味着计划经济就天然不如市场经济,只能说,人类社会发展到现阶段,有效信息获取和运算的能力依然有限,导致看不见的上帝之手还是比看得见的人类之手更管用,自由市场竞争还是最有效的经济制度。

但如果未来万物互联的人工智能时代到来后,人类有了足够的能力把经济社会生活中的各种变量充分考虑进去,进行快速运算,给出最优解,那时,到底是充分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更优秀,还是充分设计规划的计划经济更优秀,不好说。

在经济制度的左右划分上,政府毫不干预,充分放任自由的市场经济是极右,1929经济大危机已证明,这种做法非常危险。

除去这两极端,有些偏右的,主张严格限制政府干预,尽量让市场自发机制调节经济,有些偏左的,主张政府积极主动干预经济,避免市场跑偏,造成车毁人亡重大损失。

从左到右,大概分为凯恩斯主义、新凯恩斯主义、新制度主义、新古典主义、芝加哥学派(货币学派)、奥地利学派,有点复杂,不展开了。

现实世界中,经济学的历史之鉴还历历在目,很少会走极端,大部分都在左右之间不断寻求平衡点。

美国总指责中国政府对企业干预过多,其实美国政府对美国企业干预也不见得少,只不过很多是暗地里的,不像中国明面上就有那么多国企和政府补贴。

中国走的是大政府模式(无限责任政府),显然是左,西方走的是小政府模式(有限责任政府),明显是右,西方觉得中国政府管太多了,侵犯了民间太多的自由,长期诟病。

但“我宁可感染病毒,也不想被政府限制行动自由”的灵魂拷问,真站得住脚吗?

钢铁侠为代表的(或中间偏右)认为,超级英雄的行为应受到政府约束,大家要紧密团结在以钢铁侠为核心的联盟周围,共同迎接未来灭霸带来的巨大威胁。

美队为代表的(或很右)则认为,超级英雄的自由神圣不可侵犯,我们怎能被政府牵着鼻子走,限制这限制那的?

等《复联3》中,灭霸真打过来了,复联还是一盘散沙,仓促应战,结果败下阵来,半数人类消失……

《复联4》中,好不容易捡回条狗命的钢铁侠对着美队狂吼:我一直做噩梦未来要出大事,苦口婆心劝你们听我的话,团结一心,准备迎战,你偏要高举伟光正自由大旗和我怼,怼你妹啊,现在完了,全完了!

但面对眼下这种近有抗疫当务之急,远有存量博弈危局,加上老龄化、逆全球化、贫富差距拉大、技术革命瓶颈等一系列严峻挑战,内忧外患一大堆,中国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坚持大政府道路。

没有稳定的社会环境,百业凋敝,人心惶惶,像戆戆那样,什么自由公平法制人权,都是镜花水月。

历史证明,真正的极左和极右是一丘之貉,殊途同归,既无自由,也无公平,暗无天日,人间地狱。

为了打败你想象中的极左敌人,你用极右做法逼所有吃瓜群众站队,只要不站我边统统是敌人,斗你没商量,这种做法和当年纳粹有啥本质区别?

纳粹党全称“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又社会主义又工人,显然是个左翼政党。

希特勒的做法也的确很左,执政没几年,就给德国老百姓奉上丰裕的物质生活,家家户户都有小汽车,但代价一是拼命借外债(透支未来),二是洗脑制造民族对立,巧取豪夺犹太人财富,这两条路都不可持续。

当希特勒许诺选民的乌托邦福利国家美梦无以为继时,只能通过战争转移矛盾,极左变极右,最终把德国和世界推入万丈深渊。

另一方面,集中力量科技攻关,加速推进新基建,尽可能抢先占领下一轮技术革命的制高点,创造更多增量财富。

如今疫情全球持续扩散,越仔细对比欧洲、中东、美国、印度、俄罗斯、南美的表现,越能感到,中国采取的对社会有强控制力的大政府模式,表现真不赖。

当然,日韩和港台地区表现也不错,这牵涉到制度之外,民族性格、文化传统和意识形态领域的分析,底层是地理决定论,以后再说。

以上分析和观点,你可以反对,可以批判,但请别给我轻易贴上五毛标签,那只会显得你的认知水平很low~

给所有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清一色贴标签,是最不用动脑,但也最不符合事实的做法。

古代权贵治国,底层屁民没任何发声渠道,也不会被史书记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生,悄无声息的死。

近代媒体革命后,无论是报纸杂志还是后来的广播电视,有资格发声的,依然大多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阶层,哪怕是今天CNN、BBC们,就算观点不够客观,至少言辞还是体面的。

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瞬间释放了“沉默的大多数”的表达权限,几千年来头一遭,但由于网络言论的匿名性,极大激发了人性的阴暗面。

现实生活中,再low的人也是见面三分情,言辞有所约束,但到网上却撕下所有遮羞布,贪婪、骄傲、嫉妒、争竞、愤怒、仇恨……内心所有负面情绪倾囊而出,只管自己精神爽。

大部分普通民众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加上客观上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存量博弈下的生活日益维艰,导致极端民粹甚至反智声浪越来越高,几乎成为主流。

不只咱们如此,全世界都一样。比如我是弯弯,在网上帮大陆说几句公道话,就会被无数弯弯直接扣上TG卖台的帽子,喷得体无完肤,然后就互相骂娘,喊打喊杀,根本没法对话。

过去还能靠少数精英通过传统媒体把控舆论大方向,现在传统媒体影响力越来越弱,网上乌泱泱的民粹甚至反智声音大行其道,影响巨大,导致无数欧美人坚信比尔盖茨创造了新冠病毒,目的是学灭霸净化人类……

所以像我这种一边强调自己是,一边又拼命帮喊话,想把左右两边都往中间拉的中间派,注定喷,也怼。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iPhone 14 Pro Max首批用户评论出炉,库克看了要火冒三丈了!

贵阳市将进一步加大整改隔离转运工作中反映出来的问题,为社会面清零既定目标作出努力

亏了!黄牛诉苦,iPhone 14倒贴100元出,前几年一部手机赚五六千

罗技 G FITS TWS 真无线蓝牙耳机曝光:自带炫彩灯效,可照亮耳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