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哈的建筑真的很烧钱吗?

首先,要说清楚一个问题,花钱的建筑是不是就是没有社会责任感。这个逻辑,肯定是错误。因为如果这个逻辑成立,事实上,大项目都花钱,花很多钱。而大项目的钱就像海绵一样,挤一挤总会有的。你从广州歌剧院最后追加的预算就可以看出,8亿贵么?最后还能再追加个5亿。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要知道做这种级别的项目,钱都不是自己的腰包里来的,政府项目的钱总是各种财政预算,各种国营分摊。私人企业的项目,大多也都是金融手段来的钱,上市融资。总之,这种钱最后其实都不是某一个人的,都是从海量的人头上汇聚来的钱。这种钱,挤挤总会有的。只要愿意挤。所以,不用为这样的项目的资金花多了而担心。当然这些话,甲方是不爱听的,筹措资金的压力在甲方这。但这个问题和社会责任感无关。

其次,建筑好不好和花钱多少没有关系。花钱多的,未必比花钱少的建筑就更好。无论从建造质量和设计两个方面来说都是这样的。建筑的造价高,很多时候是和使用的建造技术是不是常见有关。用少见的建造技术,即使这个技术是上古时期的,也会大大增加造价。用成熟的常用的建造技术其实不是有多省钱,而是这个造价可以有效控制。也就是说,成熟的常用的技术,因为被反复使用,建造的人对其会产生的问题都有一定的预判,可以避免,这样时间和费用都可以比较精确的估算出来,当然造价就容易控制,追加预算的情况就比较少。而少见的建造技术所涉及到的问题和困难都是未知的,当然时间和造价都会有很大的变数。

最后,说说社会责任感的事情。做建筑师,当然是要有社会责任感的,毕竟房子的命比人长。人死了房子还在是大概率事件。但在消费主义的市场经济下,每个建筑师都希望以艺术家的身份来获取更大的创作自由。这个自由对消费主义是正向的,但对社会责任感则是负面的。每个建筑师都在这两者之间找到平衡点。当然大部分建筑设计从业者未必真的是有意识的以社会责任感来做设计,只不过是被动的做了一堆廉价的,容易建造的房子,被动的拥有的社会责任感。这样的社会责任感很廉价。而另一些更多拥抱了消费主义。

烧钱吗?是的,对于扎哈的建筑而言,施工费事几乎是难以避免的,其中还不乏很多惊天动地的操作。

但是对于扎哈这个定位的建筑师而言,一来,大部分业主就是图着她的名气和设计团队的造型功底相中她的,设计本身的重要性和价值就占了大头;二来,她事务所的工作流算成熟,对异形建筑的构件有细化的能力,下游也有水平不错的加工方。换句话说,她有实力去实现事务所的方案。至于实际使用中的一些问题,我还是那句话,是甲方自己选择了她,选择了炫酷的造型,而且买了单,既然喜欢这就没什么所谓友不友好的问题可言了……

当然康对于实用性的考量的确是真实存在,他在一个现在的建筑师做得不太好的层面上做的特别好,那就是他和结构工程师的配合。如果没记错的话,他的建筑拥有很本真的结构体系,能完美表达受力关系,这是他和结构工程师多次长时间的讨论和博弈的结果。而且对于设备层等问题,他都是在设计中充分考虑并且设定好了空间的。

至于康备受诟病的造价超支和工期延误这些问题上,虽然说对他而言这两个问题是项目管理出了问题,但纵观建筑行业,上述两个问题在很多著名建筑师的经历中都有体现。关键在于,超支是为了干什么?工期延误是为了干什么?业主是否愿意为了这些掏腰包?

至于社会责任感……算了吧,对于建筑来说,有多大腚穿多大裤衩,一个全国地标性建筑对一些所谓“华而不实”的东西的看重,本来就要大于一座普通住宅楼或者办公楼……否则,为什么各种地标项目不能直接委托给本地的设计院做全流程,而是要和国际知名的著名事务所搭档呢?造型和空间设计本身也可以被视为是一个建筑的亮点和附加值啊。

P.S.:设计很常规的大师建筑也有可能出现功能性问题,说到底这种问题的原因很多,而且跟大不大师关系不大,需要的是设计和施工进程中的检查,以及经验总结。比如联合国总部是几个优秀的建筑师协同的结果,尽管法方柯布方案是最终方案原型之一,但是由于他的置气出走(拜苏方代表巴索夫所赐),更稳重更温和的美方代表哈里逊(后来的洛克菲勒中心17号楼的设计者)在设计预算下降的情况下基本圆满完成了设计和后期的建造任务,然而依旧出现了室内日照光线过于强烈的尴尬缺陷(柯布因为这个还幸灾乐祸地觉得都是这帮人没用他那遮阳板的报应)……

首先,在大部分情况下,内行对内行有更专业的了解,但是也有“旁观者清”的情况。只不过是从不同角度看罢了。一个项目,内行人做出来,但绝大部分情况是给外行人使用的。

扎哈的建筑烧钱吗?基本上是的。扎哈的设计思维超脱于现在的流行的设计风格。从方案开始,到施工再到现场。许多东西是其他配合方以前接触很少甚至没接触过的。要知道这些基本都是同行或者相近行业,然而他们竟然不了解,不能按照以前观念中的想法进行工程,也就不能“程序式”画设计图,做结构,采购建材和进行现场施工。所以他们就会疑问甚至在涉及具体施工问题上产生抱怨。

扎哈的合伙人在青岛成立了“扎哈·哈迪德工作室”,和青岛的建筑,景观等行业有许多合作。我朋友所在的公司和他们有合作。他说:“以前上学的时候只是听说扎哈项目难搞,实际接触……确实头疼。结构专业的都私底下偷偷骂。”

但是这和没有社会责任感完全没有关系。作为设计行业。至少我从大学刚开始设计学习开始,老师们就教导“以人为本”是设计的基本准则之一。扎哈作为建筑设计届有名的人物,设计行业的前辈,“普利兹克建筑奖”为数不多的女获得者,即使在去世后仍旧享有很大声誉的人。我不相信她不懂得“以人为本”的道理。如果她的设计没有社会责任感,不为甲方考虑。那么她的名声就不单纯是“饱受争议”了。

不为甲方考虑……国内的甲方……合同没问题还有什么好考虑的?替他们考虑了该交的罚款少你了么?

希望每位设计师都能富起来,生活好起来,然后我们再谈对这个社会的责任,对社会和对甲方也不是一回事。

首先,扎哈接的都是大型地标性公建,比如长沙梅溪湖那个,有多大呢,仅舞台下面的台仓就27米深。供应商配合单位的单子长长一列。再加上对品质的要求,这种项目你换谁来设计价格都不会太低,无论是换成中国的部院还是外国的GMP都一样,可能总开支会低一些,但不会太多。

扎哈的一些东西并不是自身多贵,而且为了建出它准备的东西贵,因为难以标准化生产,比如梅溪湖艺术中心,为了它的GRC幕墙,每块都不一样,所以要专门建了一个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